战鹰披上夜的霓裳 海军航空兵夜航训练
来源:战鹰披上夜的霓裳 海军航空兵夜航训练发稿时间:2020-04-01 21:53:17


有一个家庭的故事让他记忆深刻。“他们失去了一个7岁的孩子,他从牙买加到纽约接受特殊治疗。”他讲道。男孩去世后,他的母亲想让儿子回到故乡安息,但她甚至无法买到一张回程的机票。“我告诉她,我会把孩子的遗体一直保留,直到事情得以解决。”马尔默说。

在疫情期间,马尔默需要努力保护员工和来访殡仪馆的死者家属的健康安全,他购买了喷雾器和一桶专业人士推荐的消毒剂,计划让穿着防护装备的工作人员定期对馆里的设施进行喷洒,以防止污染。

安大略省新增211例新冠肺炎病例,累计为1355例,死亡病例增至23例。

3月30日当天,有六名家庭成员聚在一起,悼念家里因感染新冠病毒去世的长辈。马尔默表示,工作人员对允许这家人得到传统的殡葬服务而感到担忧,因为政府不鼓励10人以上的聚会。因此,他限制了参加悼念的人数,并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指导方针要求他们至少保持6英尺的安全距离。而那些自我隔离中的家人,则通过视频聊天的方式加入了悼念行列。

奇斯曼展示的照片显示,全纽约的医院外出现大量帐篷设施,为了“控制和测试”,而有的充当了临时停尸房。图据《商业内幕》

疫情爆发的另一个后果,是遗体从医院到殡仪馆,再送往最后安息地的过程变得复杂而缓慢。“我们现在陷入了困局中,”马尔默说道。“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局面,我们同样处在一个未知的领域。”奇斯曼解释道,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新冠病毒的测试速度,尽管纽约已经加快了速度,但他说仍然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得到结果,拿到死亡证明,然后获得火化或埋葬遗体的许可。

“鉴于死亡病例增加的速度,我认为(医院)已经做得很好了,甚至考虑到冷冻遗体的问题,”马尔默说,“在如此匆忙的情况下,他们已经准备得很好了。”

在这场悲剧之中,马尔默和他的同事,以及他们所服务的家庭都面临不确定的因素,比如是否可以举行葬礼。当地时间3月30日,《商业内幕》新闻跟随马尔默和他旗下殡仪馆员工,记录了他们一天的工作日程,试图了解这个行业在越来越严峻的疫情之下如何运转。

3月31日,白宫疫情应对小组成员比克斯在新闻发布会上展示预测数据模型显示,或将有10-24万美国人死于新冠肺炎。而作为美国疫情的“震中”,纽约市目前大约每六分钟就有一人死于新冠病毒感染,随着确诊病例将在未来几周达到顶峰,这一比率可能还会上升。据纽约一家大型医院的高级雇员透露,该医院的模拟数据显示,本周四入院人数将迎来进一步飙升。

向新冠肺炎逝者家属收取费用,也同样存在麻烦和风险。马尔默讲述了向一名丈夫死于新冠肺炎的女性收取费用的经历,按照规定,这名女性应该在家中进行自我隔离,但因为需要安葬家人,她不得不来到殡仪馆。“她戴着口罩和手套坐在桌子的那头,我戴着口罩和手套坐在另一头。我希望她开一张支票给我,结果她摸出了现金数给我。”他说道。